小胡在美國給當地孩子講課。
小胡在美國教當地孩子寫中文。

小胡在美國當志願者時自製的小瓷碗。
小胡在美國教當地孩子跳舞。
  孤身一人 語言不通 手機無漫游
  重慶少女美國失聯
  看看她如何找到回家路
  15歲重慶女孩胡亞舒,受邀前往美國當小學中文志願者。歸國前,她沒有乘上飛機,在美國機場失聯8小時。
  語言基本不通,手機不能漫游,8小時里,在陌生國度的重慶小女孩,用獨立和勇敢,最終獲得幫助,成功完成3次轉機,安全回家。
  重慶晚報首席記者 夏祥洲 記者 任君 實習生 任忠 攝影報道
  序幕
  胡亞舒剛從重慶外國語學校初中畢業,馬上讀高中。獨自出遠門,這是她第二次,第一次是3年前到南寧舅舅家。
  胡亞舒這次去的是美國西弗吉利亞州的湖區小學。之所以同意女兒以志願者的身份出國,母親蒲女士考慮的是讓她嘗試獨立生活。
  胡亞舒帶去剪紙、書法等中國藝術,讓當地小朋友和老師贊不絕口。結束10天志願工作後,她抽空去了美國的其他城市,行程在匹茲堡結束。按照計劃,她將從匹茲堡機場啟程,經過洛杉磯轉機回國。
  胡亞舒在匹茲堡的落腳地距離機場還有一段距離。正好此前同去的志願者有個叔叔在匹茲堡,胡亞舒就拜托這個叔叔做嚮導。
  回國的行程,爸媽都安排好了,她只需要按照行程按部就班就可以了,何況還有個叔叔幫忙呢。
  讓她沒想到的是,行將結束時,出了問題……
  第一幕 誤機 告誡自己冷靜下來,不能哭
  胡亞舒說,因為安檢嚴格,回國航班需要登機前3個小時到達機場辦理手續。為了不遲到,7月6日當地時間凌晨3時(北京時間下午3時),她起床了,比規定時間早半小時到機場。
  送胡亞舒登機的是同行志願者的親友,幫著胡亞舒辦理登機牌,看著胡亞舒通過安檢進入候機樓才折返。離別前,胡亞舒通過這個叔叔給家人發了一條微信,讓家人放心。
  “過安檢時,工作人員見我是小孩,特意用英文提醒我,是到87號登機口登機,可是我聽成了78號登機口。”胡亞舒說,危機就是這個時候開始萌芽的。
  “怕把證件、登機牌搞丟了,我把它們放在文件袋里,然後又裝進旅行包。”胡亞舒徑直走到78號登機口,沒有看過登機牌。
  “機場內廣播播個不停,我並沒有仔細去聽。”胡亞舒說,預計7時40左右登機,可是她一直等到7時50分,也沒有看到78號登機口提醒去洛杉磯的旅客登機。
  胡亞舒有些著急,“難道飛機晚點了?”胡亞舒去問工作人員,被告知洛杉磯的飛機是在87號登機口。
  她打開旅行包,嚇得差點哭出來———登機牌上果然是87號登機口。
  “我安慰自己,現在不能哭,先去87號登機口看看,萬一飛機真晚點了呢?”胡亞舒飛奔趕到87號登機口,“工作人員看了我的登機牌後說我已經錯過航班了。”
  胡亞舒說,媽媽告訴過她,遇到逆境的時候,一定不要泄氣,更不要埋怨,因為鬱悶和生氣會影響邏輯思維。胡亞舒說,她本想大哭一場,但是她覺得哭最多引來同情,無助自己脫離困境。
  “我要冷靜下來,想怎麼說英文讓他們聽懂。”看到穿制服和佩戴工作牌的工作人員在登機口附近走動,胡亞舒忍著眼淚,上前求助。
  第二幕 求助 向旅客換來硬幣,打公話詢問
  胡亞舒說,因為有的單詞她還不會,她就比划著問一個白皮膚的機場地勤阿姨該怎麼辦。對方給了她一個電話,讓她打電話詢問。
  地勤阿姨離開了。“我的手機沒有國際漫游,到哪兒去打電話呢?”胡亞舒想,此時只能求助。
  “遇到困境,如果自己沒有辦法脫困,求助別人也是一種選擇,一定會有人幫你的,因為幫助別人也是一種收穫。”胡亞舒說,她看過一本書,那本書專門研究人為何會幫助別人。
  胡亞舒沒有找那些行色匆匆的旅客求助,而是找空閑的候機者。很快她就找到一個熟悉機場佈置的旅客。旅客把她引到公話亭,公話要投幣,胡亞舒沒有硬幣,繼續求助,換到了幾個硬幣。
  熱心旅客急著登機,表達歉意後離開了。
  胡亞舒撥通電話,裡面傳來一陣她似懂非懂的語音提示。胡亞舒按照提示操作,好幾次都因為沒能完全聽懂對方的意思,無法轉到人工服務台。
  胡亞舒繼續找人求助。她註意到,一個黑皮膚的地勤阿姨正在耐心地給一個旅客解釋著什麼。“她應該是個負責的熱心人。”胡亞舒想。
  果然,當胡亞舒走向這個黑人地勤時,對方主動問她是否需要幫忙。胡亞舒把自己的情況簡單說了一下,問對方能否借手機一用。
  第三幕 改簽 求助黑人阿姨,刷卡改簽航班
  在黑人地勤幫助下,胡亞舒成功向機場和航空公司方面說明瞭情況。對方提供了幾種方案,經過黑人地勤放慢語速的解釋,胡亞舒聽明白了。
  第一種是等候次日同一航班,第二種是轉機兩次趕到洛杉磯,趕上她預訂的回國航班。第二種方案要立即改簽航班,否則來不及了。
  胡亞舒說,第二種方案是從匹茲堡經芝加哥轉機到洛杉磯。改簽需要補差價,跑到櫃臺辦理,時間來不及,只有現場進行電子交易。
  出國之前的預算中,媽媽沒有給她改簽的費用。不過胡亞舒並不著急,因為她身上還有錢。
  原來在學校期間,媽媽給胡亞舒的零花錢,一般是在同學平均零花錢基礎上再多100元左右。媽媽告訴她,這筆錢是關鍵時刻應急用,節省下來的錢,可以去買自己喜歡的書、玩具或者衣服,也可以存起來。
  “除了媽媽給我的旅行費,平時節約的錢,這次我換了點外幣帶在身上,改簽派上了用場。”胡亞舒慶幸聽了媽媽的話。
  胡亞舒沒有可以在國外進行電子交易的信用卡。胡亞舒嘗試性詢問那位黑人地勤,是否可以幫忙電子支付改簽,她再用現金還款給對方。
  “好主意,真聰明,我幫你!”胡亞舒說,當黑人地勤用英文講出一連串贊許單詞時,她一下子不再那麼緊張了。
  第四幕 轉機 口誤說去了墨西哥,總算平安回國
  改簽機票後,胡亞舒同樣在87號登機口登機,此時她才想起,應該給家人一個交代。
  她找到一個棕色皮膚的叔叔求助,給匹茲堡的叔叔打了個電話:“我錯過了飛機,現在改簽去墨西哥,我是借一個黑人叔叔的電話給你打的,他也去墨西哥。”
  匹茲堡的叔叔接到電話後,給胡亞舒的爸爸發了微信。
  胡亞舒並沒有註意到自己把芝加哥說成了墨西哥。在芝加哥轉機後,胡亞舒安全到達洛杉磯,那裡有直飛上海的航班,華人比較多。胡亞舒把自己的經歷給一同候機的華人講了。
  “小妹妹,你爸媽一定擔心死了!你趕快給他們報個平安吧!”胡亞舒借了手機,用微信給爸媽發了條語音消息。
  此時已經接近北京時間7日凌晨4時,胡亞舒已經失聯整整8小時。
  母親蒲女士說,女兒失聯後,不久又說跟一個黑人叔叔去了墨西哥,可是機場當天根本沒有去墨西哥的航班。
  “一個黑人帶小女孩去墨西哥,哪個聽了不著急?關鍵是後來想了各種辦法就是聯繫不上女兒。”蒲女士說。
  “中途好不容易聯繫上機場,機場方面說,女兒上了芝加哥的飛機。”蒲女士說,他們這才安心一些。
  父母教育有方 女孩處亂不驚
  蒲女士說,聽女兒講述自己面臨困境時冷靜處理,她覺得,平日教導女兒“成功不足喜,挫折不可怕”的道理,派上了用場。
  舉個例說,胡亞舒如果在家裡摔破了碗,蒲女士和家人不會立即批評,而是讓女兒打主力,他們配合女兒收拾殘局。收拾乾凈後,再與女兒分享小心謹慎的道理。
  蒲女士說,她一直引導女兒要有愛心,幫助別人也是快樂自己。胡亞舒說,她剛開始求助不順利時,就這樣逆向思維,“我遇到困難,肯定會有願意幫助我併為此感到快樂的人。”
  “這次經歷,讓我獲益頗多,至少明白了該怎麼應對危機,怎麼去亡羊補牢,而不是一味地等待和抱怨。抱怨和哭泣在那個時候真的沒有用,你只有靠自己去解決。”胡亞舒說。
(編輯:SN182)
創作者介紹

熊貓

ih32ihti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